枣庄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体育

得吃货者得天下为什么御手羊斟为胃而败国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8 05:37:23

得吃货者得天下 为什么御手羊斟为胃而败国?

从某种意义上讲,胃是一切反叛的原发点。

纵观中国历史,农民造反的根本动机基本上都是为了能够吃饱饭进而吃好饭,说穿了,就是为了一只胃而去选择政治排队:谁能给我的胃比较好的待遇,谁就是我拥护和爱戴的。就这么现实,民以食为天嘛。所以,千万不要以为胃只是个消化器官,它其实可以左右人的思想情感和政治取向。

历史上,羊斟惭羹,背叛上司,以私败国,制造了一桩“羊肉门”丑闻,被后世唾骂,其导火索也是为了一只胃。《左传》和《史记》都记载过这起“羊肉门”事件。

羊斟这两个连在一起的字是否为人名,史学界一直存疑。我们姑且把它看作是一个人名,甚至是一个名人。他是春秋时期宋国执政大夫华元的御手,也就是司机兼贴身保镖。就是这个家伙,置职业道德于不顾,置个人名誉于不顾,置国家利益于不顾,干出了被后世唾骂的恶心勾当。事情发生在一场诸侯间的战争中。

春秋无义战。由于宋国和晋国贴得太紧,当时的楚庄王多少有点政治变态,看到这种局面总觉得如鲠在喉,睡不着觉,于是就琢磨出一个借刀杀人的办法。公元前607年,楚庄王指使楚国的盟国——郑国去教训宋国。因为宋国比晋国弱小,比较好欺负,这是典型的吃柿子拣软的捏。不过,宋国有晋国撑腰,面对郑国的进攻,并不服软,就命华元和乐吕率军迎击。

作为军事首脑,华元知道临战前的将士最想要的东西无非两样,一是女人,二是饱饭。在当时的条件下,一时间要满足将士们对女人的需求显然是不现实的,加餐倒是很容易做到。所以,战前要鼓舞士气的话,比较简单易行的办法还是用酒肉犒劳大军。华元为了使将士们在真刀真枪面前不怂,特意把犒劳的等级提高,宰羊熬汤,见人有份。

问题就出在这个见人有份上。在分发羊肉的过程中,唯独把一个人忘在一边,没有让他吃到羊肉。这人就是御手羊斟。第二天,宋军与郑军在大棘这个地方碰了面。两军对垒,华元坐在自己的马车上排兵布阵,准备痛击来犯之敌,还设想着大战胜利之后搞个声势浩大的庆典。但是,他没有料到,这场战争最终会速败,而且败得莫名其妙,败得惨不忍睹,败得贻笑千年。

导致战争速败的罪魁不是别人,正是华元的司机兼贴身保镖羊斟。由于头天没有吃到羊肉,羊斟便怀恨在心。分羊肉的差错究竟出在哪个环节,史书上没有记载。但是,有一点可以肯定,直接不在华元,因为作为统帅,他不可能亲自分发羊肉。然而,羊斟则不这样看,他固执地认为,自己没有吃到羊肉,华元难辞其咎。于是,在战争即将打响之际,他对华元说:“昨天分发羊肉的事,你说了算,今天驾驭战车的事,我说了算。”原话是这样的:“畴昔之羊,子为政;今日之事,我为政。”(语见《左传·宣公二年》,这就是成语“各自为政”的出处),说完,羊斟把鞭子一扬,直接把华元的马车赶到了郑国的军阵当中。结果可想而知,华元稀里糊涂被俘,失去主帅的宋军遭遇惨败。郑国军队活捉了华元的副手乐吕,缴获铁甲战车四百六十乘,俘虏二百五十人,杀死一百人,并割下死者的左耳作为回去领赏的凭证。这还只是直接损失,间接损失也不小。一是国际上掉份儿,宋国在诸侯国中颜面尽失,掉了大底子,根本抬不起头;二是经济上蚀财,为了把华元这样高级别的干部从敌国赎回,宋国要拿出一百乘战车,另加四百匹好马,送到郑国作为交换,这损失大致相当于一场中等规模战争的消耗。不过,在这些物资送出去一半的时候,宋国人得到一个好消息,华元从郑国逃出来了。这个潜逃行动算是给宋国挽回了一点经济损失。

元华灰头土脸地逃回宋国都城,没有想到羊斟竟然早于自己逃回。其实,华元一直不相信心腹羊斟会背叛自己,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。两人碰了面后,华元就试探地问羊斟:“那天大概是马出了问题吧

?”言外之意,你是我的心腹,应该不会有问题吧?没想到羊斟并不买他的帐,毫不避讳地说:“不是马的问题,而是我的问题。”这样的回答,完全否定了华元一厢情愿的推测,无异于在他心坎上狠狠地插上一刀,痛!那肯定是相当地痛!羊斟感受到了报复后的极大快感,当然,他也知道,话已挑明,铁定是得罪了华元,宋国肯定呆不下去,于是,就连夜逃到了鲁国。

这就是羊斟惭羹以私败国的全过程。对于这个为了胃而不惜站错队的羊斟,史官们咬牙切齿地骂道:“羊斟非人也,以其私憾,败国殄民。于是刑孰大焉。《诗》所谓‘人之无良者’,其羊斟之谓乎,残民以逞。”(语见《左传》),意思是说,羊斟简直不是人,因为没吃到羊肉这点小事,竟然拿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战争来泄愤,如果按刑法规定,没有比这还严重的罪行了。《诗》中所说“丧尽天良的人”,

指的就是他这种败类,为了报私怨而不顾及别人。

然而,羊斟真的就是为了自己的胃而不惜站错队吗?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。

御,是个会意字,意为人握辔行于道中,即驾驶车马。在中国古代,御是一个有修为的人必须掌握的六种技能之一,《周礼?保氏》中说:“养国子以道,乃教之六艺:一曰五礼,二曰六乐,三曰五射,四曰五驭,五曰六书,六曰九数。”

这里的“驭”就是“御”。那个时候,当一名专职御手,并不简单,准入的门槛实际上蛮高,尤其是为贵族们充当御手,必须是很牛的人才行。

御手羊斟的服务对象是华元,时任宋国执政大夫兼兵马大元帅,位高权重,名声显赫。能给这样大的人物服务的人,必须有贵族身份,驾驭技术一流,而且武功高强。可想而知,羊斟绝对不是一个平庸之辈,肯定有着很多能够在人前显摆的资本,算得上是个真正的牛人。

贵族出生,又在大人物鞍前马后,牛人羊斟的物质生活显然不会太差,不说大富,小康应该可以保证,不会像乞丐一样欠吃欠喝,别说羊肉,就算是熊掌豹子肉也可能不在话下。既然如此,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:羊斟为什么会因为一块羊肉而作出那么激烈的反应呢?

这件事,表面看好像是为了胃,实际上是为了“位”和“味”。

首先是要“位”。没有吃到羊肉,本来是件小事,多一餐不会胖,少一餐也不会瘦。问题的关键在于,别人都分到了羊肉,唯独自己没有被分到,这就是一种忽视。面对这种忽视,羊斟肯定会有想法:一方面说明,在分羊肉的时候,把我羊斟撂在了非重要位置上,以至于分到最后完全忘记。我羊斟流的血比喝的汤还多,凭什么被放在非重要位置上呢?未免太他妈欺负人了!另一方面也表明,在你华元心中没有我羊斟的位置,分羊肉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向工作人员打招呼,否则我也不至于吃不到羊肉。平时我随你华元在血雨腥风中出生入死,拼着性命保你平平安安,没有功劳有苦劳吧,到吃肉的时候,你却不把我放在心上,这口气搁在谁身上恐怕都咽不下。

——这就是功臣心理,渴望被上司认可,本质上是居功自傲。

其次是要“味”。羊斟虽然是一个马车夫,但不是一般的马车夫,而是业务能力很强的马车夫,替大干部开车,又是贵族出生,免不了处处要“味”儿。没有分到羊肉,羊斟自然而然地会这样想:你华元不分给我羊肉,摆明着是在打我的脸,往后下面的人会怎么想?他们会认为我羊斟是银样蜡枪头,中看不中用,那该是多么掉底子的事情,今后还怎么混呢?

——这就是老大心理,渴望被他人追捧,本质上是自我膨胀。

正是这两种心理作祟,使羊斟钻了牛角尖,最终导致他挥着鞭子,把承载着自己名誉的车子,赶进了唾沫纷飞的历史。说到底,都是牛人思维惹的祸,当引以为戒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中山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苏州整形美容手术
济南市明水眼科医院
蚌埠市蚌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长沙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