枣庄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历史

无上神王 正文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三千四百零五章 长谈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8 03:31:51

无上神王 正文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三千四百零五章 长谈

艳云刀离去,一艘艘小方舟就如同摆设

,很快被混沌大帝逐一摧毁,几千尊神王,只有不到半数趁着混乱逃走。

而后,分出精力镇压三叉刃的孟凡睁开双眼,被混沌大帝领路,前往了一处秘境。

这处秘境非常靠近琉璃宇宙,是一处废弃的中转站,广大如同一个维度,其中空间层层叠叠,据说这里曾经是意义世界对外拓展影响力的一个前哨站,后来因为世界之力衰竭混乱废弃了,倒是一处隐藏的好地方。

孟凡和混沌大帝用了六天抵达此处,而后,孟凡进行了长达八十日的闭关,这八十日里,最初的十天他一直在炼化三叉刃,十天之后,三叉刃的神魂彻底被封印,要杀死,还是很难的,但是已经没有危险了,剩下的时间,孟凡就在恢复当中。

修复法则,修复武道之柱,修复肉身,也要让本源宇宙恢复元气,孟凡的复原能力是惊人的,但是损失掉的十亿年寿元,他的面目也显出一些苍老的状态,眼角和额头都出现了纹路,但并不深,如果说以前的孟凡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男子模样,现在看来,就像是一个三十二三岁步入中年的男子。

在最后的几天,孟凡恢复了全部的力量之后,开始逆转生机、造化几大真意,他的模样渐渐恢复到二十岁青年男子的样子,也重新延续了六千多万年的生机。

这时,他才走出自己闭关的空间,来到这座废弃中转站的外面。

废弃中转站到处都是灰暗的,天边则是映着红色,能看到许多金属、机械,铺满了整个大地,在这些金属机械之中,端坐着混沌大帝。

混沌大帝转过头,看向孟凡:“八十日就能恢复成这样,倒是厉害。”

“外面八十日,我缔造的小空间里时间流是外面的万倍,已经过去了两千九百年,武道之柱上还是有伤痕,不过大体已经恢复。”孟凡淡淡道。

混沌大帝咧嘴嘿笑:“我从未想过你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“你成就九劫,离开神王宇宙的时候,我还只是一个小角色。”孟凡说话没有表情,也没有口气。曾经的混沌大帝,是站在众生顶端,将诸王都视作玩物的老顽童,就算是孟凡,也和他有许多瓜葛,曾经的混沌大帝更是几次三番的在孟凡身上布局,如果要有立场的话,在神王宇宙,孟凡和混沌大帝一定是敌人。

不过,那些恩怨纠葛,放在今日来看,就不算是什么恩怨了。

错对,正邪,敌我,哪有那么分明?

当年的混沌大帝不仅是与孟凡为敌,因为他站在众生巅峰,也拥有愚弄众生的手段,痛恨混沌大帝的不是一个两个,当年的顶尖霸主,就算与混沌大帝不是敌人,却也绝对不是朋友,混沌大帝高手寂寞,还真是没有什么朋友,连他缔造出来的“混沌之子”都与他为敌,想要逃出他的掌控。

而众生间,唯一能和混沌大帝对抗的,就是百步仙,百步仙说话,混沌大帝也要给几分面子,也只有百步仙敢冷落混沌大帝,他们二人,是敌是友呢?

孟凡心中对混沌大帝并无好感,但是十分敬佩百步仙,用缺月老人的话说,孟凡就是百步仙的“继承人”。

可在混沌大帝出关的时候,天帝要在混沌大帝最虚弱的时候将其斩杀,百步仙用自己的性命封印了天帝,豁出了一切,这又是什么呢?

百步仙为了救混沌大帝而献出了性命,但实际上,百步仙拯救的是苍生,如果混沌大帝被天帝所杀,那么天道将彻底的掌控万事万物,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与天道对抗,众生将被套上枷锁,百步仙豁出性命,是为了给众生争取十年的自由。

所以,恩怨,情仇,敌我,这些东西,不重要。

在百步仙眼中,不重要。

这就是大情怀。

孟凡做不到百步仙这种大情怀,古往今来也只有百步仙能做到胸怀容纳天地,无边无界,相比之下,人道始祖虽然也付出了一切,但他是为了人道付出,而不是为了一切众生。

有百步仙在前,有最终之战在前,孟凡和混沌大帝的恩怨,就不算是什么恩怨了,他们都是经历了真正大风大浪的存在,看透了太多事。

“并非因为你是一个小角色。”混沌大帝笑了。“纪元时代末年,崛起了许多年轻的后生,但没有任何人崛起的度能和你相提并论,在我出关之前,你已经是六劫神王,为一座大道世界的建立者,是百步仙相中的继承人,虽然年轻,我却从未小瞧过你,毕竟,在我眼里,所有人都年轻,所有人也都是小角色。”

孟凡沉默片刻,不由得承认混沌大帝所说不假。

确实,在神王宇宙,怕是除了人道始祖以外,所有人在混沌大帝眼里都是后辈,都是小角色。

毕竟,他是第一尊神王,一直活到了今天,又一直站在众生巅峰。

“我不是小瞧你,我是小瞧了众生,我以为,百步仙争取的十年,根本不够,最终天帝突破封印,众生的下场还是一样,只不过晚了十年,十年而已,一个眨眼就过去了,百步仙错信了我,他以为封印了天帝,我会杀掉天帝,而我对于统御宇宙洪荒没有兴趣,他相信我会给众生一个崭新的世界,他对了一半,我确实对统御宇宙洪荒没有兴趣,但我也不想留在那里,我很早之前,就和白雨泽说过话,也早就准备迈向意义世界。”

孟凡走到混沌大帝身旁坐下,也望着远方天边的赤色:“你错了,百步仙并没有指望你,你太高估自己,百步仙是将希望交给了众生。”

混沌大帝笑道:“他已经死了,怎么想的,只能你我猜测,不过我猜你小子说的也对,以老楚的胸怀,他不太可能将希望寄托在一人身上——我离开之后,都生了什么?”

“很多事,非常多,我不知道从何说起。”

浏览阅读地址:

北京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贵阳癫痫治疗正规医院
河北省老年病医院
河北黄骅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杭州治疗卵巢炎方法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