枣庄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星座

寂静王冠 第六百一十三章 纯粹之光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7 19:10:24

寂静王冠 第六百一十三章 纯粹之光

黯淡的城市中忽然被月光照亮了。

月光化剑,呼啸而来。

在九霄环佩的牵引之下,它们从空中划出了纷繁复杂的轨迹,汇聚在同一处,又分离向四面八方,将一切闪避的方位锁死。

自宿命之章中所孕育出的剑刃上汇聚着凛然的杀意,在叶青玄挥手的瞬间,变已经跨越了漫长的距离,完成合围,锁定了兰斯洛特周身的要害,悄然斩落。

冰冷的月光照亮了屠龙之枪的暗金色枪锋,兰斯洛特后退了一步,下一瞬,轰鸣迸发。

那是数十次碰撞重叠在一瞬间时所引发的巨响。

突破了风的速度。

巨响追不上兰斯洛特的动作。

那一瞬间,甚至残影都来不及留下,只能够看到枪锋切裂空气时所残留下的燃烧辉光。辉光彼此交织,在空中纵横交错,将劈斩而至的月光之剑尽数斩裂。

叶青玄闷哼一声,脸色有些发白。

月光之剑的本质是乐理所交织而成,从他的宿命之章中所孕育而成,和他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当月光之剑被强行击溃时,屠龙之枪的残余冲击也随着念线传递过来,

幸亏三位一体的乐章结构足够稳固,冲击被承受能力最强的贤者之石部分所吸收之后,只是令叶青玄眼前一黑,如果是寻常的宿命之章,恐怕只是余波之下也会被撕裂吧?

没有给兰斯洛特反击的机会。

叶青玄再次抬手。

再来!

水晶剑刃再度从月光之下浮现,随着叶青玄的意志飞出。

在叶青玄的全力推动之下,九霄环佩激奏,娴熟无比的引导着乐理交织而成,月光剑刃源源不断的涌现。

弹指间,十六柄剑刃再度呼啸而出。

接连不断的破碎声响起。

无数碎光飞迸,剑刃被枪锋所击碎,可新的剑刃又旋即从月光中再生。

十六柄剑刃,碎灭随生,在半空中交错飞出,不断地扑向兰斯洛特,将他压制在原地,逼着他原地固守。

叶青玄近乎奢侈地消耗着自己的精力,探索着自己的极限。

随着小源的暴力抽取,以太之海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漏斗状的凹陷,海量的以太从纯白的月轮之中流出,形成了宛如瀑布的奇景。

可瀑布尚未落地,便在叶青玄的手中变成一柄柄剑刃,飞向兰斯洛特。

弹指间,剑刃和枪锋碰撞了多少次?

数十?

还是数百

亦或者是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千?

此刻月光之剑的进攻已经逼近了兰斯洛特的极限,屠龙之枪的辉光从空中交错,不断地将袭来的月光粉碎,掀起了飓风,隔着久远的距离,压得叶青玄几乎窒息。

纵使防守状态,也依旧给叶青玄带来庞大的压力。

不,正是因为兰斯洛特竟然选择了防守,才令叶青玄心中的压力越来越大。很明显,兰斯洛特正是为了‘缓冲时间’而舍弃了进攻,选择了故步自封的防守。

一旦让他恢复完毕,或者勉强恢复到堪可动用得程度时,所等待着叶青玄的必然是一击毙命的绝杀。

那么,就在这之前……先杀了你!

月光巨震。

巨大的压力之下,叶青玄自身的操作也产生了蜕变。

往日仅仅凭借月光之剑,便足以形成一锤定音的效果。不论是那种恐怖的速度还是剑刃上所携带的净化乐理,都足以对任何敌人造成重创。

而面对兰斯洛特这样的对手时,速度和乐理被克制,本身轨道单一,应变呆板的缺陷便暴露出来。

而在接连不断的涌现和劈斩之中,原本样式单一的剑刃,也变得和往昔决然不同。

有的剑脊渐渐变得厚重,向着双手重剑的方向蜕变。有的剑刃越发纤薄,修长,面对屠龙之枪的拦截时,竟然如蛇一般学会了躲避和拐弯。还有的剑刃干脆脱离了长剑的范畴,变成了迦南地人中流行的弯刀,回旋劈斩,划出一道道圆弧。

渐渐的,叶青玄有了心得,脱离了原本的桎梏,来自各国的各式武器从他的手中展露。

东方的八方剑、阿斯加德人的焰形剑、海盗们最喜欢的双手斧、云楼的锻铁直刀、转折灵巧的半手剑、细长迅捷的刺剑、刺客们的短小匕首,北方高地人最喜欢的重型斧枪、尺寸夸张的铁锤,甚至还有连枷这种鬼东西……

除了样式得变化,附着在上面的乐理也变得决然不同。

那些武器越发地贴近金属的质感,虚无的以太结晶破空之时,竟然也产生了利器劈斩的呼啸。

性质干涉!

虚无的以太被赋予了铁的性质!

当一柄巨型斩矛从叶青玄手中投出时,格挡的兰斯洛特竟然被逼退了一步。

兰斯洛特愣了一下,看向叶青玄时,面甲之下的眼瞳便越发慎重。

虽然巨大的压力已经令叶青玄的鼻孔中流出了鼻血,看起来狼狈异常,可是从那个白发年轻人的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意,已经凌厉到汇聚成实质。

不再是单纯地运用投剑的乐理,此刻的他已经将其中的狂乱杀意拘束在掌中,随意的运用。有好几次,几乎令兰斯洛特险些失手。

如今他唯一的缺点,便只剩下粗糙到令人看不入眼的武技了。

力量虽然可怕,但进攻的方式太过稚嫩,如果换一个稍微精通一些的人来运用这力量,恐怕兰斯洛特就会被压制的狼狈异常。

现在的叶青玄,完全是在一板一眼的用兰斯洛特当桩子,练习裁判所那些老头儿教他的剑术入门套路……

虽然真正的高人用入门的套路也能干翻一切,但叶青玄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这辈子没那么一天了……

崩!

就连接连不断的破碎声中,一道清脆的碰撞声响起。

就在屠龙之枪得封锁中,骤然有一道飘忽的剑影穿透了兰斯洛特的封锁,斩落在他的面甲之上。月光和钢铁碰撞,却发出了如有实质的声音。

尽管被躯壳中的漆黑龙威抵御在外,可是那剑刃中所携带的力量却刺的他面目生痛。

竟然……被击中了?

甚至,他未曾反应过来!

他错愕地看向那数十道劈斩而来的月光之剑,那些如有实质的金铁之剑背后,叶青玄的身影。在叶青玄的手中,握着一缕飘忽的月光。

那是光……

没有杀意、没有质感,甚至连形体都飘忽不定。

抛去了一切之后,从叶青玄的手中所涌现的,那是最纯粹的月光。

月光之剑。

和兰斯洛特的战斗,像是一场残酷的锻打,战斗如炉,令月光之剑的力量再度质变。褪去了威势,舍弃了杂质,只剩下纯粹的光。

月光化剑。

这便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,再无人能凌驾与光芒之上。

那一缕光芒缓缓地从叶青玄指尖涌现,再度对准了兰斯洛特。

虽然碍于刚刚领悟,掌握的并不精深,其中所携带的力量也远远逊色与其他金属质变的剑刃,可是,这代表的却是局势的逆转。

不能再拖延下去了……

那一瞬间,兰斯洛特罔顾了周围干扰自己的质变之剑,弹指间,连退了六步,铁靴踏破石板的轰鸣中,再次驾好了冲击的姿态,枪锋高举,对准了叶青玄的面孔。

炽热的高温从装甲中散发而出,蒸发了大片的血雨,令他被笼罩在隐约的迷雾中。可是在那迷雾中,却有刻骨的杀意迸发!

明明如此炽热,可迷雾却被装甲所散发的寒意冻结了,甚至在兰斯洛特脚下,水泊之中也泛起了冰霜。

足以将整个城区都变成雪国的冷却溶液奔行在装甲的脉络中,宛如血液流淌,将高热镇压而下。

下一瞬间,龙吼声从冰霜之中迸发。

一切都戛然而止。

在凝固的世界中,唯有屠龙之枪的辉光被点燃。

在兰斯洛特的推动之下,冲破了血雨的封阻,打破了引力的束缚,在大地上留下深邃的脚印,向前。

所有拦路的质变之剑都被那辉光势如破竹的撕裂,屠龙之枪突刺,与纯粹的月光碰撞在一处,迸发了轰鸣。

屠龙之枪一顿。

再度蜕变之后的月光在碰撞里分崩离析。

一瞬间,叶青玄所酝酿的反击被强行镇压!

恐怖的高温几乎令装甲都为之融化,漆黑的龙威镇压着那庞大的压力和足以将躯壳蒸发的温度,冷却溶液尽数雾化,升腾而起,烧化了空气,扭曲了光线,形成了模糊的空洞。

飓风席卷,摧垮了一切阻碍,席卷向四面八方。

那近在咫尺的身影,宛如妖魔。

只是一瞬。

叶青玄飞速后退。

可就在此时,刚刚完成加速的兰斯洛特,却再度摆好了冲击的姿态。

紧接着,以太炉过载驱动,发出不堪承受的哀鸣。

完全不顾濒临崩溃的身体,兰斯洛特没有丝毫的喘息,再度启动了装甲之中的炼金矩阵!

这是令人瞠目结舌的……

——二段加速!

世界再度冻结,一切都被凝固在了原地。

血雨高悬,蒸发的冷却溶液尚未来得及消散,战场再度陷入了静止。只有燃烧的装甲骑士,向着自己的敌人发起冲击!

屠龙之枪刺破了凝固的空气,枪锋摩擦至灼红,向着叶青玄的头颅刺落。

死亡,近在咫尺!

那一瞬间,冲刺……戛然而止。

崩!崩!崩!崩!崩!

接连不断的巨响从兰斯洛特的身上迸发,像是无数钢索断裂。装甲掀起了飓风,席卷,恐怖的风压几乎将撕裂了叶青玄的衣袍,几乎将他掀翻。

迎着飓风,叶青玄的面容却缓缓抬起,凝视着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屠龙之枪,露出嘲弄的微笑。

咫尺之遥,便是天渊之隔。

西安治疗龟头炎医院
珠海好的治性病医院
长沙百佳玛丽亚医院周朝红
北京市崇文口腔医院预约挂号
珠海治疗早泄费用

相关推荐